City小組:11/8

City小組週五晚在宇信小穎家聚會,9人參加。查考士師記第一章,大家分享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得勝和失敗的背後原因。我們華語堂多堂點崇拜的發展,我們需要依靠神,同心合一地切實行動。我們為Vincent過65歲生日,並祝福他即將開始的退休生活。… [more]

City小組:11/8 City小組:11/8

華語堂2017年第二次會員大會

2017年7月30日華語堂舉行了本年度第二次會員大會。 主席張德銘弟兄先作了開會禱告並介紹會議議程。 文書候姊妹介紹了新加入的新會員,並再次重申會員申請方法及會員的義務。 司庫戚弟兄作了財務報告,欣慰告訴大家因為華語堂的弟兄姊妹信心滿滿,奉獻不斷增長,連續三個主日奉獻超過一萬钮幣。 接下來賈牧師重溫了華語堂的“彰顯主愛,廣傳福音,裝備聖徒”的異象,報告並說明了兩週前同工退修會的三項決議:多堂點崇拜,增加青年牧師及完善教會章程;週二的教會牧長執會議對華語堂的決議表示支持並授權華語堂在主任牧師未到職前先開展相關預案準備工作。 會議期間多位執事對會員提出的問題作了解答,讓大家清楚了解到我們要迫切禱告,同心合意,排除萬難去傳主的福音。 董牧師分享了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弟兄姊妹的鼓勵及行動讓牧師們感動落淚。他說只要我們有信心去傳福音,神一定為我們開路,就像當年過紅海一樣。 沈Jeff弟兄帶領大家做結束禱告,並呼籲大家積極參加週三晚的禱告會。 會後,弟兄姊妹紛紛表示他們將每天為牧師長老同工禱告。 本次會議共121位會員參加,華語堂目前有效會員是185位。… [more]

華語堂2017年第二次會員大會 華語堂2017年第二次會員大會

關懷同工培訓:27/7

7月27日週四,42位關懷同工參加了今年的培訓。董牧師通過幾段經文和大家一起分享什麼是教會?教會的合一,什麼是信心?耶穌做了什麼?什麼是大使命?如何在關懷中分享主的愛等等……會後分享了柳老師的慶生蛋糕。… [more]

關懷同工培訓:27/7 關懷同工培訓:27/7

2017年7月23日洗禮

感謝讚美主!今天有六位弟兄姊妹(胡寧、包秋微、蘭雲、余英姿、牛志馨、張寧)在眾人面前作見證,接受洗禮成為基督的兒女。 胡寧姐妹 包秋微姐妹 蘭雲姐妹 余英姿姐妹 牛志馨姐妹 張寧弟兄  … [more]

2017年7月23日洗禮 2017年7月23日洗禮

2017年8月20日主日敬拜程序

主日崇拜在主日下午2:30開始

敬拜讚美 齊來謝主
神羔羊
愛,我願意
設立祢寶座
更像我恩主
經文 以弗所書4:1-16
証道題目 ​合一的教會
証道講員 董永俊 牧師
回應詩歌 更像我恩主
奉獻詩歌 奉獻上好
三一頌/祝禱
家事報告
主日學

牧者的話–2017年8月13日

牧者的話–2017年8月13日

前幾天有位還不是基督徒的朋友遠隔重洋地和我說起基督教的信仰。說話間他忽然很感慨:“基督徒是很善良的人,最少,我遇到的基督徒都是這樣的。不過,你們怎麼應付這樣的情況呢?如果遇到不會感恩的人,你的善良不就是你的弱點嗎?”為了證明他的感慨,他還和我說了很多他的經歷和“善良被不知感恩傷害”的例子。

我其實很理解他的掙扎:一方面他承認善良是人性中最偉大的品格,所以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善良的人。另一方面又被這個世界中那些不知道感恩的人嚇住了。

今天是一個不知感恩的時代!—其實不僅僅是今天這個時代,從古到今,人都是善忘和故意忽略恩典的。

在聖經中有這樣的記載:耶穌往耶路撒冷去,經過撒瑪利亞和加利利。進入一個村子,有十個長大麻瘋的迎面而來,遠遠地站著。高聲說,耶穌,夫子,可憐我們吧。耶穌看見,就對他們說,你們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他們去的時候就潔淨了。內中有一個見自己已經好了,就回來大聲歸榮耀與神。又俯伏在耶穌腳前感謝他。這人是撒瑪利亞人。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嗎?那九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嗎?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路加福音17:11-19)

在耶穌基督的時代,得了麻風病的人是與社會完全隔絕的,不但如此,他們更是會被認為是有罪而被神詛咒的。麻風病得到治療,這絕對是“重生”般的恩典。但是結局是讓人瞠目的,絕大多數的人忽視了這樣的恩典,沒有感恩,絕塵而去。

為什麼人不感恩?感謝那位元朋友把善良和感恩連結在一起。我想起有人這樣說過“如果你是一個善良的人,你得到了別人的善意對待和幫助,心中會產生一種自然的情感,這種情感就叫感恩。”我想,或者善良是人能感恩的一個前提吧。

如果是這樣,人不能感恩就是因為“心無善念”了。的確,我發現有人不知感恩是因為他們的心中充滿了對世界和別人的仇恨甚至憤怒。即使他們領受了恩典,他們依然覺得還不夠,覺得世界還欠了他們—他們不會產生感恩的心。而另一種人是軟弱—他們怕受到傷害,所以就主動的選擇了不善良。暢銷作家柏邦妮不是說過這樣的話嗎?“善良是很珍貴的,但善良沒有長出牙齒來,那就是軟弱。”因為“沒有長出牙來”,所以沒有善良,自然也就沒有感恩了。

基督徒卻不應該是這樣。我們是被神“改造”過的人,我們經歷了神的恩典,聖靈更新了我們,讓善良成為我們一種單純的“本質”。於是,我們雖然認識了生活的殘酷,見識過人間的冷暖,卻仍舊能心懷善念。至於是否會因此受傷,那就不在我們考慮的範圍之內了。因為我們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永遠生活在聖徒的世界裡,所以受傷是必然的事情。但是“因噎廢食”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做的,我自善良,別人的作為又與我何干呢?

神是公平的,當感恩的撒瑪利亞人回到耶穌基督面前感謝神的恩典的時候,耶穌基督稱讚他的信心,並告訴他這樣的信心救了他。這個“救”已經不是麻風病得醫治的“拯救”了。

我們今天應該怎樣生活?還是從學習感恩並作一個善良的人開始吧。這不但是一種基督徒生命的見證,更是我們屬靈操練之路的開始。在今天這個世界裡,神正是希望通過我們的善良的心和感恩的生活為這個世界指示出光明,讓人們憤怒和防範的心逐漸的被轉化,可以成為善良,可以有一個感恩的生活。願神帶領我們,成為一個和他心意的人。

牧者的話–2017年8月6日

牧者的話–2017年8月6日

這一段時間,從我自己的感覺來說,教會算是“多事之秋”。畢竟,我們正面臨這許多新的抉擇,也會經歷很多的改變。這當然就會在教會的層面帶來許多不同的意見。比如“教會的權柄在那裡? 教會應該有怎樣的管理模式?甚至教會是否需要一個有序地管理模式?”等等,這些都是一些明顯而又棘手的問題。非常偶然的機會,我看到陳終道牧師很久以前登在《金燈檯》上的一篇文章,。剛好我們又在查考《士師記》,就把這篇文章介紹給大家。“奇文共欣賞”吧。文章有點長,我做了一點縮寫,但是還是很長,需要耐心地看啊。

從士師到大衛看教會事奉 陳終道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二一:25)

  以色列人進迦南之後,雖然得了應許之地卻還不知怎樣生活在應許之地。約書亞大致上完成了神所託付他的使命。但他死後,以色列各支派並沒有按照他的吩咐完全除滅迦南人,且漸漸陷入無領袖狀態。雖然各支派都有他們的“長老,族長,審判官…”,但誰是這十二支派全民的領袖﹖按整個以色列族來說,他們失去了一個領導中心。有人以為那正是神的旨意,因為神要親自作他們的王,所以在約書亞死後,神沒有為他們設立新領袖。實際上並不是這麼簡單,從士師時代到大衛為王之間的二百多年歷史之中,以色列人既未以神為王,也沒有人作他們的王,並陷入極端混亂的光景中。終因神的憐憫,轉變到大衛作王,全國從環繞著的強敵之中,進入昇平安泰的時期中。其中的經過,對今日信徒和領導者在教會中事奉,都有寶貴教訓。

一.士師時代

  “士師”原意是審判者,但他們的實際任務卻不僅限於審斷一些民間爭端,而是偏向領導百姓反抗仇敵的欺壓。整個士師時代有兩大缺點:

  1. 沒有真理準則

  究竟甚麼人可以作士師﹖沒有一定資格。神只在以色列人中“臨時”興起一個可用的人,那個人不一定是生活聖潔敬虔,不一定要猶大支派或利未支派,只要有合神用之處,神就用了他們。

  如參孫,神用他向非利士人爭戰,但參孫生活失敗墮落,與妓女交往竟成了他的“記號”(士一六章),像參孫這種生活怎麼可能在靈性方面領導百姓?

  又像耶弗他(士一一:29-40),出去為神的百姓向亞捫人爭戰之前,竟向神許願用人獻祭,神早在摩西律法中明文禁止(利一八:20,),可見當時的“領袖”對神的認識多膚淺。

  由此可知,整個士師時代,沒有真理準則,連領袖階層的人也不重視神的話。注意:那時他們不是沒有律法典章,而是沒有重視神的話又明白其中的精義,領導百姓走在真理中的人。

  2. 信仰混亂

  士師時代信仰之混亂可從士師記第十七章所記米迦神像和他的私家祭司可知大概。米迦的母親奉獻銀子給耶和華,卻是為耶和華雕刻一個像,然後把神像安置在自設的神堂中,又立她自己的兒子為祭司,又私製以弗得;後來遇見一個利未人,就僱請他作他們的“家庭祭司”…按聖經明明不許為耶和華鑄造偶像,作祭司的必須是亞倫子係,並非只要是利未人就可以。全章顯示,當時以色列人對神的話一知半解,在信仰與事奉神的事上大膽妄為,各憑己意而行。這種混亂情形,絕不合神的旨意。全部士師記只不過讓我們看見,在主的國度還沒有真正實現之前,神的百姓仍須有一個誠心求神喜悅的人領導前行,否則必然像士師時代的以色列人,“各人任意而行”罷了!

  或有人說:我們的教會沒有領袖,因為基督是我們的元首。若果真如此,教會都該向祂學習,不然的話恐怕不是有領袖而是人人都是領袖!

二.領導中心的問題

  以色列人要求撒母耳為他們立王。撒母耳立即告訴他們神不喜悅這事,因他們要求立王是表示不要神作他們的王。但若說以色列人立王就是表示神不能作他們的王,則在他們未進迦南之前,為甚麼神要設立摩西帶領他們﹖而且摩西權力之大,日後以色列的列王之中沒有任何王可以跟他相比。這樣立王豈非只不過是名目與制度的問題,實質上同是需要一個領導中心﹖摩西以後,神又設立了約書亞領他們進迦南,神還不是藉著人領導他們麼﹖

  約書亞死時,以色列人的領導中心已經失落。所以從摩西到約書亞,是以色列人在靈性上從有一個很強的領導中心漸弱到失落領導中心──約書亞死。終致各人任意而行的地步!

注意:摩西為甚麼有這麼大的權力﹖他被聖經稱許:“為人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眾人。”(民一二:3)從整個舊約歷史看,沒有一個人像摩西這麼順服神,站在最高地位還那麼謙卑,他的權柄是從他順服神的旨意來的。當初神創造亞當,把地上,空中,海裏的一切權柄都交在他手中,但亞當犯罪之後,就失去這種權柄。直到今日,基督的救贖使罪人可以因信而有權柄作神的兒女(約一:12),這只是作基督徒的第一步,是學習順服神的權柄的開始。誰更順服神,更全心以神的事為念,真正在生活上讓基督居首位,他就更有屬靈的權柄。

真正的屬靈權柄,不是藉爭取得教會高層權位而有,乃是從美好生活見證,使人看出神的同在,受人心悅誠服的敬重;因而無論說話行事,教導指責,都為人所尊重,這才是真有權柄的人。

 三.以色列人求立王的真正用意

  以色列人要求立王像外邦列國那樣(撒上八:5,19-22)。他們的重點其實不是在“立王”,乃是他們要像列邦一樣不以神為中心。也就是說重點不在有沒有領導中心,乃是在乎他們要像列邦那樣不以獨一真神為中心,要以他們(人)所塑造的神為中心。

  許多人不明白為甚麼神一方面告訴百姓祂不喜悅他們要立王這件事,一方面又容許他們立王。其實完全沒有矛盾,“王”只不過是職位的名稱或制度問題而已,真正的領導中心才是問題的焦點。他們沒立掃羅作王之前,撒母耳不就是他們的領導者麼﹖撒母耳是神的忠心僕人,他們不說厭棄神的僕人,也不說厭棄神,他們只說要立一個王,要改變一個制度;但真正問題是他們內心不喜歡神的統治,當然也不喜歡忠心聽命於神的僕人了。為甚麼他們像列邦那樣﹖因為列邦的神是人造的,聽憑人的指使。外邦的王也可以隨意揀選他們所要的“神”,那才是他們要像外邦的原因。所以這段歷史表現的另一種情形是;以色列人要有一個中心,卻不是神,而是以人所設立的“王”。

  今日教會正像以色列人那樣,他們內心中真正反對的其實不是甚麼“制度”的問題,而是不喜歡按神的話語(聖經的真理)事奉神的問題。若神的僕人忠心按真理傳講信息,指正了他們的錯失或隱而未現的罪,他們不看作是神的光照,而看作只是牧師的見解,不但不悔改,反而對抗或反擊。所以他們所要的是能聽憑他們指揮,跟隨他們行走的“牧者”,卻不要一個真正按聖經真理領導他的神僕。他們所喜歡的是能照他們的意思,講他們喜歡聽的道的傳道人,正像先知彌迦所說的:“若有人心存虛假,用謊言說我要向你們預言得清酒和濃酒,那人就必作這民的先知。”(彌二:11,參摩二:11-12)他們要“事奉”的,其實是自己喜好。所以神要“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摩八:11)今日教會荒涼,是因神沒有差派祂的僕人嗎﹖不是,乃是因為神的子民厭煩純正的真道(提後四:3),他們喜歡比較與世俗同流的傳道人,喜歡那種能為他們解釋犯罪理由,掩蓋聖靈在良心中所發出的指控聲音的道理,這正是今日教會真正的隱憂。 

四.掃羅與大衛的比較

  以色列人要立王,既不是神最美的旨意(撒上八章,一二:12)神卻容許了他們立王,且指示撒母耳膏立誰作王。因為按神的定旨,耶和華作以色列人的王,那是千禧年國中才實現的,其中要經過許多歷史的教訓,證明人無法建設理想平安的國度,然後千禧年國才因基督的再臨而實現。以色列人向撒母耳要求立王的時候,只不過是那稱為神的百姓的以色列人,試圖建立一個他們想要的國度,卻日漸墮落而終於全國淪亡。

  1. 掃羅

  掃羅一登基就忘記了他被立為王的使命不是為個人的權力,地位與榮耀,乃是為神的百姓平定四周的強敵。撒母耳記上第二十章第三十一節──“耶西的兒子若在世間活著,你的國位必站立不住…”已完全表露了掃羅的內心。他作王不是為神看顧祂的百姓,使以色列國的根基穩固下來,這應該是他的大使命。他卻惟恐自己的王位受威脅。這種私心使他的心眼昏花,日夜追殺大衛,自毀長城,終於父子三人同死於非利士人手中。其實真正動搖他的寶座的是他自己的嫉妒的罪。今日教會中也有像掃羅的信徒或傳道人,把教會職分當作個人榮譽的寶座,凡事不把神的榮耀,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把怎樣繼續保持自己在教會中的聲譽,地位,權力當作“事奉”的重心,這完全辜負了神託付他們的責任,這等人不論在教會有多大權力,必徒然勞碌,空手見主!

  2. 大衛

  大衛被稱為合神心意的王,如果耶和華那時要直接作以色列人的王,則大衛竟作了王豈不是跟神的旨意衝突﹖事實不然,大衛倒成為合神的心意的王(撒上一三:14)。看大衛生平也有不少失敗,怎麼聖經仍稱他為合神心意的王﹖因大衛雖有個人品德上的失敗,但他一生以神的事為念,為神的託付全無私心,換言之,他作王不過為神作個可見的領導中心,作個好牧人,領導神的百姓走向敬畏神,尊崇神的屬靈境界中,跟掃羅那種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情形剛好相反。他自己凡事求神喜悅,所以能領導百姓求神喜悅。

  事實上他作王不是為自己,確是為神百姓的需要。他若不作王,神的百姓可能早已偏離正路,或被強敵吞噬了!所以他作王只不過讓神透過他管理以色列人而已,他不過是神要向祂百姓施權柄的器皿罷了。

  直到他晚年,雖然他無分建造聖殿,卻仍盡力搜集建殿所需圖式,金銀,又搜聘巧匠準備為聖殿製造各種器皿,盡他一生積蓄,留給所羅門,助他為神建殿。他的“遺產”全是為幫助兒子建造聖殿,他所表露的心態,證明他一生敬愛神,且已盡心竭力,終身敬愛神。

  聖經明顯地以大衛為基督的預表:“我耶和華必作他們的神,我的僕人大衛必在他們中間作王,這是耶和華說的。”(結三四:24)。

  以基督為中心,按照基督所設立的秩序,組織,班次來敬拜事奉神,那才是以神為中心的事奉,是神所喜悅的事奉。

五.今日的教會

  末了讓我們對照現今的教會的光景像不像士師時代各人任意而行呢﹖稍有學識,才幹,金錢,地位的人,都想在教會有他的影響力,各人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我們的口號是“全教會事奉”,“信徒都是祭司”,但神卻知道實際上不是這回事,而是詭詐之肉體在施展他的領袖慾。一旦換了事奉崗位,就說“不能接受人的吩咐”,“內心很不平安”。一連串的屬靈託辭,其實是要揀選自己喜歡的職位。今日不少教會彷彿是軍閥割據時代的中國,各人任意而行,若是別人取代了他的地位,就會滿心不高興,甚至在教會中興風作浪,引起是非和爭端,但那真正要在神家學習事奉的人,必然從心裏甘願在各種崗位中學習,正如士兵願受各種訓練那樣。無論跑到那一個國家去看看,那有軍兵經常不聽命,不站崗位的呢﹖今日教會竟有許多這種憑自己精選職位的“精兵”!

  “教會增長”是現代教會的熱門論題,其中家庭式教會更是使徒時代教會發展的模式,可惜不少教會只是士師時代“米迦型”的家庭教會,是全憑私意,不理神旨意也不按真理建造的“教會”。

   在大衛的王權下,以色列全國極有組織秩序中,各按各職事奉神,這就是大衛所預表基督的政權。不容許人任意而行,只可按照王的安排而各站崗位。現今竟有不少基督徒把混亂無序,草率無備,當作是“隨聖靈引導”。組織,制度,行政手法,有可能被人利用為圖謀個人權位,但反秩序,反紀律,不受約束,也同樣可能是屬肉體表現,以掩飾我們內心深處的自私意圖,所以真事奉神的,必須用心靈誠實事奉祂。

六.結語

  讓我們誠心而謙卑的反省,我們反對制度,組織等,是否果真是為真理發熱心,抑或是為掩護自己的軟弱,不肯付代價,不服從真理,體貼肉體﹖教會究竟是專門高舉神,叫神的名字得榮耀的地方,還是一塊公開的園地,讓各等人在這裏顯揚他們的才華發表他們理想的地方﹖教會要有實質增長,必須真正讓基督居首位,虛心尋求,按真理而行。若教會領導層各有私心,自製“內憂”,再加上外患,神家必無安寧的日子,只會日漸衰敗,豈會日漸興旺?

  有人說,我們的教會情形正像掃羅作王時代。站在屬靈領導地位的人,竟是典型自我中心人物,忌才,多疑,爭權,不理會神國的虧損…按我個人經驗,這等人若繼續剛愎自用,必被神擺在一邊,巡行在金燈臺之間的教會元首基督,不會為這人開傳道之門。但在此我們所要注意的是;我們要把像“掃羅時代”的教會帶到哪裏去呢﹖是帶進大衛的王權下,還是帶回士師時代的混亂中﹖是從“專制的人人為自己”帶到“民主的人人為自己”裏去﹖是從“一個人任意而行”帶到“各人都任意而行”的地步去麼﹖

  主來的日子已近,被稱為“活石”,“靈宮”的基督徒們,你是在哪個“中心”事奉﹖喜歡士師時代的自由與任意,還是喜歡在“大衛”王權下有秩序,按職守,在祂的“殿”中配搭事奉﹖我們不但是天上的國民,且是天國的軍兵。天國的軍兵們,不要作散兵,逃兵,要在“軍中”作基督的精兵(提後二:3)

每日靈修 - 2017年8月21日

2017年8月21日

哥林多前書12:31-13: 3

你們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於我無益。

從這段經文中不難看出,保羅認為“愛”是“更大的恩賜”。屬靈的恩賜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為了造就神的教會,因此,恩賜都有用處,很難給恩賜分出大小。可是,為什麼保羅說愛是“更大的恩賜”呢?可能是因為,每個人的屬靈恩賜都不同,沒有任何人可以擁有所有的恩賜,但是,愛是每一位信徒都必須擁有的。一切都要由愛開始;而且,所有其它的恩賜都要行在愛中才能造就教會。從這個角度說,愛是“更大的恩賜”。凡我們所作的事,若沒有愛,就沒有價值。

這裡也告訴我們什麼不是愛。各種才幹或品德的表現、物質的舍棄不等於愛,沒有愛的人也可以同樣有這些表現。愛雖然和這些好事很相似,但卻並不相同。人可以出於壞動機而做好事,但出於愛的好事卻必須完全出於好的動機。

一個人有恩賜、明白各樣的真理、知識全備、在工作上也大有信心,卻未必一定有愛。愛不是恩賜的特別長進,不是知識的特別豐富,也不是信心的特別偉大。雖然愛必定有所表現,但不能把工作和生活的表現看作就是愛。因為除了愛以外,別的動機也會推動人在工作生活上有不同凡響的表現。人為著愛神愛人,固然會大發熱心,追求長進;為自己的名利也同樣會大發熱心,追求長進;愛心固然能使人甘願犧牲自己,叫別人得益;虛榮心也同樣能叫人作出驚人的舍棄,以吸引人的註意,博得人的贊許。

當時的哥林多人有很多是拜偶像的,有人為表現虔誠而叫人焚燒,為偶像舍身。這樣的舍身與愛完全無關。所以說,愛不等於外表的施舍、作好事,甚至不是舍己犧牲。有些人所做的事好像是為愛別人而做,其實他所愛的只有他自己,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是活在罪中。

禱告:親愛的天父上帝,我們感謝讚美祢,感謝祢賜給我們的一切,求聖靈加添我們的愛心,幫助我們把主耶穌的愛活出來,讓我們的一生能活得有意義,活出神的榮耀。奉耶穌基督的名禱告,阿門!

偉大心靈的禱告–2017年8月20日

偉大心靈的禱告–2017年8月20日

主啊,一切美善事物都由祢而來,求祢施恩給祢卑微的僕人。在祢的聖愛感動之下,一切都是美善的,值得我們思想。在祢恩慈的引導中,我們也都領受了一切美善。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加里森聖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