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2017年9月3日


週五的時候,我忽然接到醫院的電話,問我可否去給我母親做一下翻譯?因為忽然之間,所有的翻譯都預約滿了。自從上個月母親摔傷之後,我其實沒有做什麼,基本上是完全把她交給了現行的醫院系統。自然,我的心中充滿了慚愧,於是我就急匆匆地趕到醫院了。

陪母親做完一切的治療,從醫院出來,天氣尚好,我就對她說:“醫生說你要多運動,要不我們走到停車場去吧?”她沒有說什麼,習慣性地走在我身後。近些年,母親總是走的很慢,他前些年得了腦血栓,恢復的不好,所以走的急的時候,就會出現很明顯的跛腳,於是不知不覺中,她已經習慣了慢慢的走。在過馬路的時候,想到媽媽走的慢,前面的我就停下來,伸出手想給來往的車做一個手勢,提醒那些司機注意。我沒有想到的是媽媽很自然的就拉住我伸出的手,再也沒有分開。

我忽然想起我小時候的一件事。有一天媽媽帶我出門,她要領著我走。或許是因為我想我已經長大了,再拉著媽媽的手被別人看見有些不好意思,於是我就拒絕了。母親就對我說:“那你來領著媽媽吧。”結果我就高高興興地拉著媽媽的手走了。這件事情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成為我們母子之間的笑話,不過想一想,從那以後,我真的是再也沒有拉過母親的手了。不知不覺,幾十年的時間竟然如飛而去了。而似乎忽然之間,母親竟然真的需要我領著走了。

母親的手很溫暖,很柔軟,和我記憶中的完全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身邊的母親似乎“日漸縮小”,仿佛一下衰老了許多。拉著我的手,我可以感覺到母親正在努力的配合我已經儘量放慢,但是對她來說還是有些快的步伐。刹那間,我的眼淚竟然不可抑制的流了出來。為了不讓身邊的母親看見,我只能儘量向前多走一步,然後仰起臉來,努力不讓眼睛裡的淚水滑落。

其實這些年來,先是我年少輕狂,四處漂泊,所以和父母聚少離多;後來因為教會的事工繁忙,雖然住的很近,但是卻少有可以坐下來聊天的機會。即使有時候父母抱怨我,說見我一次比見總理還難,甚至只有在主日的時候,才可以遠遠的看一眼。我也是有些不耐煩的轉身離開了。忽然之間,我有一種想法,竟然是希望腳下的路可以變得無限的長。

我想,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很奇怪的東西。比如說父母和孩子之間,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我們彼此之間會產生這樣的血緣關係,但是這樣的血緣給我們一種“相連”的感覺。讓我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人毫無保留的愛著自己。再比如說夫妻之間,茫茫人海,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我們會選擇彼此,但是這樣的選擇讓我們產生一種“相連”的感覺。那感覺超越了相濡以沫,是成為一體的,密不可分。還比如說朋友之間,似乎只是一些偶然讓大家互相認識,但是你就會產生那種“相連”的感覺,你知道他是你的同路人,可以肝膽相照,彼此交托和扶持。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即使我們的生活充滿了挑戰甚至危險,這樣的感覺就支持著我們,讓我們可以堅持的走下去。這就像前幾天有人這樣對我說:“這世界有時很殘忍,殘忍到你懷疑人生,懷疑到你是否要在這世上苟且下去,但總也有人愛著你,無聲無息,給倔強隱忍的心,以最溫柔的慰藉。”

我想神所創造的新的世界和新的人彼此的關係,就是這樣吧。

使徒保羅寫到:“因他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借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以弗所書2:14-15)保羅所說的不但是從律法上區分的猶太人和外邦人的關係,說的也是我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從本性上來說,無論是父母子女之間,夫妻朋友之間,人都不能超越自身的罪性而完全和睦的相處。但是耶穌基督就是用自己的生命為我們拆除了一切彼此之間的隔閡和障礙,讓我們可以彼此相連,成為一體。這樣的“相連”在基督裡是可能而且必然的。這樣的看見給我們盼望,也讓我們的生命堅強。

所以,我很感恩,創造我的神給我父母,妻子,孩子和朋友,他也給我在基督裡的一家人–生命如此,還有什麼是我們不能面對的呢?願創始成終的神帶領我們,讓我們可以充滿盼望和喜樂的等候他奇妙的恩典。

Posted on September 3, 2017 by   | 牧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