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2017年11月19日

使徒保羅在寫給腓立比人的信中說“ 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這句話成為很多人的鼓勵。一直以來,我都很欣賞這句話所展示出來的豁達的氣概和勇往直前的精神。但是最近當我重讀這句話的時候,忽然有一點不一樣的感想。

保羅是一個飽經憂患而又深知自己身懷使命的人。但是這樣的人生也常常是充滿矛盾的:明明知道自己的結局是得勝和光明,但是卻不得不在眼前的憂患和苦難中掙紮,明明知道神的靈與自己同在,但是卻不得不面對層出不窮的“失敗”和“無奈”…但是在他的敘述中,我們卻絲毫看不到沮喪和悲觀—他給人的感覺總是充滿喜樂而總能給人鼓舞。原因何在呢?原來他的秘訣就是“忘卻”和“執著”。

神要求我們做一個善於忘卻的人。我們要能夠忘卻那些已經過去的—無論是輝煌還是痛苦。時間就像是一條不可逆的河流,過去的就是已經過去了。無論是我們抱著哪一種情緒來緬懷過去,喜樂幸福也好,悲傷氣憤也好,甚至遺憾萬千也好,其實都沒有什麼不同。因為無論如何,時間不會倒流。

神要求我們善於忘卻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在我們的生命中,常常會經歷一些“生命的黑暗”,而這黑暗有時候真的會影響我們對生命的判斷和對未來的盼望。對基督徒來說,當我們體會到神的恩典和神使命的榮耀的同時,那種黑暗會讓人的信心和神的應許產生懷疑。今天我們常常看見有些基督徒“聖潔的感慨”:教會衰落了,基督徒犯罪了,教會群體不聖潔了…等等諸般。於是就有些人對信仰產生懷疑,對神和教會充滿失望,於是他們就離開神,離開教會,渴望尋找一個“天國式”的教會。而這一切就更讓我們的懷疑加重:我們的神依然是掌權的神嗎?

其實這正是魔鬼的伎倆,就是要我們懷疑而動搖。其實正如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但是卻常常不敢確信的那樣,生命的本質和全部絕對不是黑暗。人生中的層層烏雲之後,必然緊跟著燦爛的光明。神允許黑暗暫時籠罩我們的原因是因為他要我們學習信靠他。他陪伴且渴望我們能行過死蔭的幽谷,直到我們看見太陽在那一邊照耀。

使徒保羅寫腓立比書信的時候,正在羅馬作囚犯。那時候,他一生的事業似乎將要結束了。但是正是在這樣受圍困的黑暗裡,盼望和光明彰顯的分外清晰。那就像是黑暗中的花朵,開放得特別燦爛。神替他揭開了一個他以前從來沒有看見過的寶藏。那裡面有基督的恩典、基督的愛,基督的喜樂和平安;經過黑暗的淬煉,保羅更深的體會到過去他從來沒有發現的屬靈產業的廣大和豐富。

教會史家賴托雷特(K. S. Latourette)以歷史的事實證明,基督的道的本質是推動人類歷史的一個屬靈運動。他說,教會歷史的發展,有一個不變的定律,那就是在福音高潮和教會復興的前夕,往往有一段「低潮」時期;而每一新高潮開始之後,一定會更有力地彰顯主耶穌對人類社會偉大的影響,結出更輝煌的成果。

所以神要求我們經常的忘記背後,把那些表面的痛苦、傷害和內裡的疑惑苦毒都放下。充滿盼望的仰望未來,執著於神的委託和呼召。

唐朝詩人盧仝寫到“昨日之日不可追,今日之日須臾期”。今天的我們,是否應該仰望神的恩典,學習使徒“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呢?讓我們做一個善於忘記背後而執著于未來的人,因為我們的神已經為我們預備了召我們來的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