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 2019年2月3日

操練自己真實的基督徒生活,我們應該首先從守主日—也就是穩定的出席主日崇拜開始。基督徒應該出席教會的主日崇拜,不缺席,不遲到,不早退,這是我們基督徒生活的開始。

這可能讓有些人感到為難,畢竟現代社會生活壓力大,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時間,難免有些活動,有些應酬,甚至剛好有機會偷偷懶…還有人認為,信就好了,為什麽一定要去一個固定的地方聚會呢?

基督徒為什麽要穩定的參加教會的主日崇拜呢?

首先,主日是為了紀念神的創造和救贖設立的。所以他要求屬於他的人守這個日子。

在舊約的律法中,安息日是指我們今天的禮拜六。聖經中這樣說:“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神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仆婢、牲畜,並你城裏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作;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出埃及記20:8-11)”神要求人守安息日來紀念他的創造。

在申命記中,除了創造,神啟示人守安息日的另一個原因,那就是救贖:“當照耶和華你神所吩咐的,守安息日為聖日……你也要記念你在埃及地作過奴仆,耶和華你神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將你從那裏領出來。因此,耶和會你的神吩咐你守安息日。”(申命記5:12-15)而直到耶穌基督復活的日子神救贖的工作才得以完成,耶穌基督復活是在一周的第一天,就是我們今天的禮拜天。所以使徒們就在這一天擘餅、聚會、敬拜,記念主的復活。於是這一日就被稱為主日,代替了舊約的安息日,成為兩千年來普世教會持守的聖日。

所以主日對基督徒來說意味著我們的信仰是有根有基的,是建立在主耶穌已經復活的根基之上的。從這個意義上講,主日既是當年主耶穌完成的完全救贖大功的“昔日重現”,又是神把天國在地上顯現給我們看。所以守主日是紀念,更是基督徒向世界鮮明自己的信仰。

其次,守主日是基督徒身份的標記。基督徒和教會是個體和整體的關系,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必然屬於教會。所謂教會,就是神呼召一群人離開罪惡和死亡,去親近上帝,是上帝呼召這群人與祂建立一個親密的關系。上帝著重我們每一個人與祂的關系,祂更看重一群基督徒和祂一起建立關系。如果沒有主日聚會的群體,還怎麽展現我們是屬於教會這個群體中的人呢?聖經告訴我們,當一個人信了主耶穌之後,他就不再是外人和客旅,而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裏的人了。既然是神家的一份子,自然應該在神的家裏有生活,在神的家裏成長。

基督徒要守主日的第三個原因就是守主日是一場屬靈爭戰,是基督徒得勝的一個記號。聖經告訴我們,人都是罪人,如果不是聖靈的催逼,沒有人願意主動的追尋神。魔鬼今天對基督徒的攻擊就是讓基督徒兒女們沈浸在世界的誘惑和忙碌中從而遠離神。守主日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選擇題:你是把神放在首位還是把自己心中的欲念、世界的榮耀放在首位?
神要求我們把他當作生命的主。心中感動,憑信心選擇相信神,這不是一件很難的事。這樣的信心只是信心的開始,而信心的延續和持續的驗證是需要用人的行為的。年復一年,周復一周的出席主日,正是人抵禦世界和魔鬼的誘惑,尊主為大的信心的體現。

曾經有人說過“如果一個信徒連主日崇拜都做不到,那他就不是基督徒。”話雖然有些偏激,但是的確反應了這個問題的嚴肅性。神學家麥克•霍頓(Michael S. Horton)說“對主日的輕忽即是對蒙恩管道和與聖徒團契的輕忽,而這些正是我們當今這個時代諾斯底主義和反律法主義思潮中的一部分。正如基督是帶著可見的身體入了墳墓一樣,他並沒有廢去形式、結構和其他有形的手段。正如華菲德(B. B. Warfield)所表達的觀點,“基督將安息日與自己一起帶入墳墓,又在復活的清晨將主日和自己一道帶出墳墓”。

在教會歷史中,當有人問到出席主日的問題時,加爾文這樣強調,“信徒每一天都可以在神的話語中領受基督。若不是我們如此倦怠,我們應每天都參加敬拜。然而,神深知我們的軟弱,特別將一日分別為聖,專用於他話語和聖禮的事工。”在他看來,最理想的生活就是每天都是主日,那才是基督徒最美的生活。

在十誡中,耶和華神說“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出20:8)新約時代,聖靈又曉諭使徒們“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希伯來書10:25)希望我們能堅定自己的信心,努力操練自己,讓我們可以戰勝懶惰和誘惑,成為一個真正屬於神的人,有一個真實的基督徒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