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 2019年3月10日

最近一段時間,和幾位基督徒朋友交流,大家都有一種某名的“沮喪”,這真是有點“江湖越老,膽子越小”的意味。因為我們都發現,越是對信仰認真,就越會發現,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我們可以說,越是認真,就越是痛苦。因為信仰是不斷地磨練自己的事情,越是認真,當然磨自己的越多,人就感覺越痛。這種痛苦甚至讓人有一種逃脫的沖動。

我想起有一本書叫做《瘋狂地愛》(Crazy Love),作者是美國陳恩藩(Francis Chan)牧師,在書裏他提到一種“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和他們的十大征兆。
1. 終日思想世上的事,過於思想永恒的事。
2. 僅將「剩余的」獻上,而不是先把當獻上的給神。
3. 經常在迫於無奈時,才想尋求神。
4. 相信神,卻活得好似祂不存在。
5. 相信神,卻不竭力追求認識神。
6. 尋求人對自己的接納,大過尋求神的接納與肯定。
7. 很少或從來沒有與他人分享自己的信仰。
8. 將道德標準放在與別人的比較上,而非放在神話語上。
9. 生活方式實際上與世人沒什麽分別。
10. 只想認識基督到一個可以拯救自己的地步,而不想讓祂改變自己的生活,甚至不願讓祂做主。

想一想,如果按照這十點做下去,是不是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就是沒有痛苦,沒有掙紮,可以“坦然無懼,充滿喜樂”的過自己的日子?!但是正如作者陳恩藩所說的:「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從聖經角度來看,其實與未信者沒有什麽差別。」

啟示錄中有這樣的一段經文:“你要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使者,說: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說: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啟示錄3:14-17)老底嘉教會處於資源豐富的城市,士農工商都繁榮,在別人的眼裏一無所缺,但是在神的眼中卻是「貧窮」、「瞎眼」又「赤身」。老底嘉城因為缺水,要從上遊希拉波立引水,而希拉波立的溫泉水源本有治療功效,流到老底嘉時,礦物質早已沖刷殆盡,變成沒有療效也難入口的溫水。神責備他們「不冷也不熱」,巴不得他們冷或熱,那都比「溫水」來得好。老底嘉人的不冷不熱就表現在他們的生活方式與價值觀和世人並無分別。“教會”也無法發揮應有的功能,無法成為真光照亮世人。神對老底嘉人的審判是殘酷的,神對“不冷不熱,信一半”的人不感興趣,神討厭他們,說「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腳下的道路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成年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們要怎樣選擇呢?是在這個世界上活的愉快,做一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還是警醒生活,把自己身上那些不被神喜悅的東西痛苦地磨掉呢?願神帶領我們走正確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