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2018年2月11日


我过去是一个很喜欢看电影的人–虽然这些年因为工作繁忙,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我觉得看一部好的电影,就好像是快速的浏览一段别人的人生,可以用“看故事”的方式轻松的思考很多严肃而认真的人生主题,那真是人生一大乐趣。

在我们放假去南美度假的飞机上,我看了一部老电影The Blind Side,中文翻译作《弱点》,让我感触万分。(其实我更喜欢《盲区》这个译法,Blind Side(盲区)在这里是一个双关语。原意是指美式橄榄球中的进攻组四分位的一侧,这是四分位的盲区。因为当四分位扔球的时候,通常会侧身,身体偏向右侧,然后扔球。因此会导致他看不见自己的左侧情况。这时候,球队中的二号人物左截锋(Left Tackle)的用场就派上了。通俗的说,左截锋LT是保护四分位盲区的关键位置。在美国橄榄球队中,一个优秀的左截锋的“市场价格”仅次于最贵的四分位。)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黑人小孩的故事。(在影片中他被称作大麦克big Mike,儿子告诉我这个名称不管是因为他长的高大,实际上是一种嘲笑,因为和麦当劳的“big mac”同音,有又大又蠢的意思。)他出身已经不能用贫寒来形容了,他母亲吸毒、酗酒,父亲他根本没见过,因为种种原因,他进入了一所私立基督教学校,但是他愚钝,内向,封闭,没有朋友,因为全校99%都是白人,所以一直被人歧视。后来,他那个不合格的母亲也彻底的“失踪”了,于是他成为了一个完全的无家可归者:整日只穿一件衣服,拎着的塑料袋里是他的所有家当,寒冷的冬夜,他只能在体育馆和公共洗衣房取暖和栖身…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里,同校学生的父母陶西先生和太太发现了他的境况。于是就邀请他到自己的家里过夜,并最终收养了他。随后,给与他家人的关怀和培养,最终他的天赋被开发出来,成为一个著名的橄榄球明星。

电影中塑造了有很多让人感动的人物,比如说竭力去说服学校的教练招收麦克的他父亲的朋友;认可麦克的天赋而努力去说服校长和校董会成员的校队体育老师;力排众议,认为迈克虽然测验分数为零但是对他不放弃的老师;自然的把他当作朋友的陶西家的孩子;看见深夜在寒风中瑟瑟的麦克,明明已经开车过去了,又掉头返回的陶西太太…那些人和事都是那么美好,以至于显得好像特别不真实—但是问题是那真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里面的人和事都是实实在在的。这个电影取材于2009年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选秀状元,也是2012年超级盃冠军队队员左截锋迈克尔•奥赫的人生经历。两个小时的电影,很多次看的我泪水涟涟,不能自己。

其实在去年圣诞节前后的时候,我的心情非常不好,去年的后半年发生在我身边的很多事,真的让人沮丧。我体会到那些人性的丑恶和人内心深处被重重包裹起来的罪,我很难理解有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虽然生活在教会里,但是却是那样的败坏和卑劣,这让我开始怀疑自己工作的价值…与此同时看看身边的世界,“教会”和“基督徒”也是让人诟病多多,于是很多负面的东西萦绕在我的心头,我想如果我不是一个信心坚定的人,或许就会就此迷失了…

看到这个电影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影片中陶西全家和学校的老师们都是基督徒,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可以在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中展示出那种自然而毫不做作的爱。而正是因为他们的爱,突破了社会的“盲区”,也突破了自己的“盲区”,让满有恩赐的“大麦克”的生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世界上永远是存在着“盲区”的,但是只要教会依然存在,真正的基督徒依然存在,他们的生命必然成为别人的祝福。因为他们,让人感觉这个世界盛满温情,虽然现实中依然有丑恶和疮痍,但是却让人不至于失去盼望。我想这正是教会和我们基督徒存在的意义。

辞旧迎新之际,愿神帮助我们,可以成为突破“盲区”的光,照亮这个弯曲悖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