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2018年4月8日

上一周是基督教傳統中的“聖周”。其中禮拜五和隨後的禮拜一是我們基督教中最重要的節日“受難節”和“復活節”。這基督徒在傳統中為了紀念人類的救主耶穌基督而設立的。因為在歷史中,耶穌基督就是在受難節那天被釘十字架,而在復活節那天從死亡中復活的。在教會傳統裡,聖周中基督徒要讀福音書中耶穌的故事,主要是從耶穌進入聖城開始一直到復活,默想救主的恩典,體會耶穌基督的救贖。

當我讀到“耶穌進入聖城”和“公會審判”兩段記載的時候,我忽然有了一個問題:“為什麼那些耶路撒冷的猶太人那樣強烈的要求釘死耶穌呢?”想想當時的情景,其實有很多“有意思”的東西。那些猶太人中很多人(考慮到當時的人口密度,甚至可以說是絕大多數人)一定是對耶穌並不陌生。他們很多人或許都受過耶穌基督的恩典。因為根據聖經的記載,當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城之前,曾經醫病趕鬼,救了很多人;也曾經行了很多神跡,讓三千,五千人吃飽;他也曾給很多人講道,使人受益,所以大家都稱呼他為“夫子”…正是因為這些原因,當耶穌基督進入耶路撒冷的時候,這些人才會欣喜若狂,他們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墊在路上,或者在路上鋪上棕樹枝,呼喊著“和撒那”—這是一個迎接神的使者,被神膏立的君王的方式。但是有意思的是,沒有幾天的時間,同樣是這樣的一群人,卻好像是忘記了一切,瘋狂的要求把耶穌基督處死。甚至當羅馬官員彼拉多努力為耶穌爭取赦免的權力的時候,他們竟然寧願選擇一個作亂的殺人犯,也要把這個無罪的“恩人”處死!這樣的轉變真是令人費解,令人震驚,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為什麼?

前幾天有個朋友發給我一段話:英國作家薩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說:“如果一個人,身受大恩之後又和恩人反目的話,他要顧全自己的體面,一定比不相干的陌路人更加惡毒,他要證實對方罪過才能解釋自己的無情無義。”看著這段話,我想或許原因就在這裡了—罪人和人的罪而已。

聖經中說:“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滿口是咒駡苦毒。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他們眼中不怕神。(羅馬書3:10-18)

按照人的本性和行為,人都是罪人,沒有一個人可以在神的面前站立的住。但是神並沒有因為人們對他的“不認識”而怪罪他們,反而是滿有憐憫的愛他們,給他們救贖的恩典。而他的恩典就好像是一面鏡子,把人的本性顯露的淋漓盡致。神的恩典又像是一個自動的分揀器,把人分為兩類:一種人面對著展露了自己罪的恩典,他們承認了自己的罪,於是他們就得到了耶穌基督的救贖,就好像是那些門徒們。而另外一種人則是否認自己的罪,所以他們就憎恨那顯明他們罪惡和污穢的恩典,於是,他們拼命的否認和詆毀。而為了表明自己的“無罪”,他們必須把那個指正他們罪的“那位”“消滅”—即使那位曾經用恩典對待他們。他們以為,當指正他們罪惡的恩典消失了,他們就似乎“無罪”了。所以,他們把他們的恩主釘死了—其實那不過是在自以為義中掩耳盜鈴而已。這正如薩克雷所說的,那更加顯明了他們的罪惡!

其實掩蓋和詆毀,甚至是反對和消滅都是沒有意義的。時間過去了兩千多年,教會依然存在,享受著神的恩典和救贖的子民依然存在。而那些否認耶穌基督的人,又在哪裡呢?按照神的審判“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羅馬書3:18)”

面對著神的恩典,兩千多年前的人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也經歷著這選擇的後果。我們呢?你會怎樣選擇呢?是把你恩典的救主釘死在十字架上顯示出自己的義,還是匍匐在他的恩典面前接受他的救贖呢?願神帶領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