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浸信會華語堂同工退修會訪談(二)

7月14-16日,Northcote 浸信會華語堂在東區的Willow Park Camp召開了2017年同工退修會。在牧師、長老、主席的帶領下,與會同工對健康教會的模型、教會發展與神的使命進行了深入學習,並分組討論目前教會遇到的問題及解決辦法,從而明確了華語堂今後的出路及選擇。為此,教會宣傳組專門采訪了我們的兩位牧師,現將有關情況報告如下:

宣傳組:什麽才是一個多元文化教會的理想模式?如何在Northcote浸信會實現教會的合一?

董牧師:1995年我就來到了Northcote浸信會,親眼目睹華語堂的成長,一切都是神的恩典!這也是英文堂的弟兄姐妹有傳福音心誌的結果,為此我們獻上感恩!這麽些年來,隨著華語堂的不斷成長,兩個堂會之間的事工有了不同的側重。英文堂的事工偏重於“服務社區”;而我們華語堂的事工偏重於“廣傳福音”。隨之帶來教會各種資源配置和使用上的矛盾和沖突。求神賜給我們智慧,能夠和諧、理性地處理好兩堂之間的關系,更合理、有效地使用神的資源,建立一個合神心意的多元文化教會,這也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賈牧師:一個教會是指天下教會是一家,不論何種語言,文化,超越時間、空間。而多元文化教會則是這樣的基本原則具體到一個地方教會上,應該是指在一個教會之下,多個文化和平共處,共同發展。這當然包括了共同使用整個教會資源,人財物的統一支配管理等等層面。從教會發展的實踐來看,多元教會有很多種模式,比如有些教會采取同一個教會,但是按照語言文化分成不同的堂會,在不同的時間,地點崇拜。自己堂會管理自己的事務。也有的教會是幹脆是在一個教會的名義下,但是財務管理分開,也有的是人員管理分開。還有一些教會是只要異象一致,其他都分開處理。所以大家在事工和教會發展方向上就自然保持“同路人”的狀態。也有一些教會幹脆是各堂有各堂的異象,但是大家保持註冊的合一,然後各堂管各堂事,但是資源共享。總而言之是多種多樣,各有利弊。

從我們教會的情況來看,我們也很難說哪一只現成的模式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好的模式。我們也處於一種“摸著石頭過河”的狀態。因為我們有獨特的歷史和結構,這不但是整個新西蘭絕無僅有,就是在全世界教會中都是獨特而少見的。因為沒有什麽經驗可以借鑒,我們只能是結合自己的特殊情況,走一步看一步,默默摸索。
我們目前存在的矛盾是:華語堂快速發展與教會舊有的章程產生了沖突。我們希望從教會的章程、法規上,清楚規劃和明確兩堂的權利與義務對等。 一個教會下的兩個獨立會堂,具體堂會各自管理,公共事務共同商議後決定。這樣把矛盾沖突限制在具體事務的範圍內,避免激化矛盾。我們希望可以雙方友好合作,保持一個教會模式,體現在基督裏的合一。這次同工會的決議就是圍繞這個中心。

宣傳組:最後,請兩位牧師再談一談如何實現我們華語堂內部的合一,讓神的權柄順利傳遞,使教會健康成長?

董牧師:在謀求發展的同時,我們要進一步完善教會內部的管理,使神的權柄能夠在教會順暢傳遞。吳長老曾經講過美國矽谷靈糧堂的例子,他們從200人的教會,迅速成長到3000人,是因為神的權柄可以在教會順利傳遞,會眾得到很好的教導和牧養。我們華語堂從23年前的幾十人發展到現在的400人,神的旨意傳遞流暢也是其中的原因。
浸信會是采用會員制治理方式,全體會員從神那裏得到治理權柄,並授權給一個人或一群人來帶領、牧養教會。教會的管理和日常運作是全天候的、隨時隨地的,需要全時間的服事。牧師有神的呼召,放下一切來全職服事神;神的權柄已透過會眾交托給牧師;牧師具備聖經和神學的專業知識,有權柄教導和解釋神的話語;牧師是全時間的服事,有實施神權柄的條件。因此,教會對牧師權柄的尊重,是教會存在和發展的必要條件。雖然牧師只不過是神的仆人,也是人,也有人的軟弱,但那不應該成為會眾不順服牧師權柄的理由。當然,作為牧師,應該有美好的生命見證,在日常牧養中活出基督的愛,努力做群羊的榜樣。

賈牧師:合一是神給基督徒和教會的要求。也是教會應該有的見證。在一個群體內部,遇到任何問題,每個人,不同的群體有不同的意見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們不能期待任何事情都會有相同的看法—我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麽教會內部應該怎樣做到合一呢? 我想對於教會最重要的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有還要有對“規則”的尊重,除此之外就是大家要有謙卑順服的心。

在一個群體中,有分歧不怕。關鍵是要有一個公認的“遊戲規則”。這個規則可以是“少數服從多數”,可以是“群眾服從權威”,可以是“第三方仲裁”等等,這些都沒有關系,關鍵是要有這樣一個“規則”。當規則一旦設立之後,有了任何分歧,就應該嚴格的按照這個“規則”來處理。這就是現代文明產生的“契約精神”。而謙卑順服呢,則是即使是自己的意見按照這個規矩來說被否決了,那麽只能無條件的按照規則來接納,執行。因為規矩是大家制定的。這樣的順服不是順服於那個“贏了”的群體,而是順服於這個規則。這是對整個群體的尊重。

對於教會來說,我們的遊戲規則首先是神的真理。而真理在教會管理中的具體體現,在我們教會來說,就是“會友治理”的基本原則,再具體一點,就是任何提案都應該在神的靈的帶領之下被檢測,首先看是否合乎神的總體的旨意,其次在此基礎上,再來看大家的意見如何:少數服從多數。這就是浸信會“會員大會投票制”這個基本原則的來源。(有些事情不需要經過全體會員大會,同工會就代表會員大會做出投票或者決議)這就是我們的規矩。所以任何教會的決議,只要是最後被通過的,大家都應該無條件的服從,執行。而牧師作為被神呼召,被教會授權的人物,就是具體代表同工會或者會員大會執行這個規矩的人。這樣教會各樣事工才可以有序的進行,教會才會有合一的見證。

教會和世界一樣,也不可能每一件事都完全得到所有人的同意—因為很多事情的選擇根本就是無關對錯的。所以教會的合一絕對不是意見一致而其樂融融,而是大家遵守規則之後的,少數意見被否決的人的順服謙卑的結果。

權柄的傳播問題,我贊成董牧師的看法—要尊重牧師的權柄,只有這樣,神的權柄才會正確有效地傳遞下來。究其原因,是因為牧師是被神揀選的,是被教會大眾確認的。(當然有些牧師不是神所呼召的,是出於人的意願,那又另當別論)對這個權柄的尊重是對神的揀選的尊重,是對神主權的尊重。從教會歷史中我們可以看到,對教會牧師的尊重是一個教會健康與否的標尺。我們華人的文化中,強調謙虛的美德,所以牧師們大都不願意強調自己的權柄,其實這是不對的。而教會如果把牧師看做雇工,教師,甚至某種工具而不尊重,這都是絕對錯誤的。在那樣的教會中,神的旨意就會被攔阻,神的靈也就會離開這樣的群體,神的憤怒也必傾倒在這些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