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2018年8月5日

週四的早晨奧克蘭大霧。清晨我一出門,頓時心裡完全明白了什麼叫做“小蟲子掉進了牛奶杯裡”—要說伸手不見那是有些誇張,但是5米之外能見度為零我想是還是比較客觀的。在我的記憶中,似乎我在奧克蘭還從來沒有遇見這麼大的霧呢。大霧中的龜速前行很容易讓人走神,於是不知不覺中,我就有機會放飛了我的思維。

或許是因為人的生命與雲霧有很多相似之處,所以古代的猶太人常常用雲霧來描述人的生命。新約聖經中用雲霧描寫人的有兩處:雅各書中這樣寫到“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雅各書4:14)”而使徒彼得的記敘是這樣的“這些人是無水的泉源,是暴風催逼的霧氣,有漆黑的幽暗為他們存留。因為他們說虛妄誇大的話,用肉體的私慾和邪蕩的事,引誘那些剛剛逃脫了錯謬生活的人。他們應許給人自由,自己卻作了敗壞的奴僕;因為人給誰制伏了,就作誰的奴僕。”(彼得後書2:17-19)在聖經中,使徒雅各強調的是人生命的短暫和脆弱。在我們人看來,生命是漫長的。的確,雖然說人生就幾十年,但是其中或是跌宕起伏,或是平淡的只有柴米油鹽,也足夠讓人感覺“足夠長”。但是這“足夠長”在歷史的長河中,即便百年的人生不過是白駒過隙般的一瞬而已。而人生的無常和偶然,更是讓人無可預見,誰又能知道明天將如何呢?所以使徒用雲霧來形容人的生命,就好像彌漫的大霧,可以籠罩一切,甚至使白晝變為黑暗,但是無論霧氣有多麼誇張,太陽出來了,一切就會迅速的消散。使徒彼得則用霧氣來形容那些接觸了真理但是卻被罪制服了的人。他說的更加直接而且毫不留情面,直接用被“暴風催逼的霧氣”來形容這些人。這或許是因為他生活在加利利湖邊,常常看到湖面的濃霧被突然而至的風暴吹散的情景。所以他警告人要小心,因為神的審判和公義會突然到來,讓人猝不及防。

聖經中這些經文是提醒我們,要警醒自己的生活。我們不能因為一天一天看似漫長的生命而疏忽了。生命是短暫的,我們必須用這短暫的生命為將來的永恆做出正確的選擇。生命不會因為人的懶惰,疏忽和疑惑而再給我們一次機會,人生的單行線,走過去就過去了,在沒有回頭的可能。而一個已經認識神的人,則更要警醒的生活。因為在今生的生活中,我們依然在爭戰之中,魔鬼不會因為我們認識了神就會放過我們,他依然會攻擊,騷擾,希望我們和他一樣墮落遠離神。而我們稍微不小心,就會順從於這樣的威脅或者誘惑,結果就是“做了魔鬼的奴僕”,那樣會讓別人跌倒,成為“敗壞的奴僕”。而那樣的人的結局更為悲慘,可以想像,在暴風中,霧氣的存留或許是以分秒來計算的。

生命是什麼?“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希望使徒的警告常在我們耳邊,常在我們的心裡,讓我們可以警醒的生活,做一個當之無愧的神的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