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森姊妹見證:信主才平安,平安才幸福

都說平安是福,但平安那裏來?信主之後才知道來自上帝那裏的平安才是真平安。

沒信主之前,不論大事還是小事,經常因自己扛著而累心—導致累體—累體—導致身心不寧。 2003年之前,我還在國內"拼搏",那時候因受國內大環境的影響,恨不得把自己變成一條滑溜溜的泥鰍魚,自由地穿梭在復雜的人際關系網中,同時還要小心翼翼地保護好自己,別在殘酷的競爭環境下被淘汰掉。每天就是一個字:"累"!一週下來總結一下:夫妻雙雙疲憊不堪不說,七天裏沒幾天是好心情。後來決定必須移民,於是來到了已經向往很久的新西蘭。以為這下可好了,總算可以過舒心的日子啦!其實一切事情並不是我想象的那樣順利,那樣美好。剛來奧克蘭的頭兩年,當新鮮感過去後,接踵而來的便是巨大的生活節奏變化的落差感,和無盡的孤獨寂寞伴隨著我;緊接著困擾我的是:移民之路的艱難,曲折,讓我幾乎每天都焦慮不安。那段時間,除了兒子的學習成績讓我有點安慰之外,基本聽不到任何好的消息。我就好像被軟禁在一個無形的籠子裏,只要兒子不在身邊時既不敢出門(因為不會英語),也不敢開車(因為不熟悉路況,擔心迷了路找不到家)。平時兒子上學早出晚歸,整日裏家中空蕩蕩的,連個能說話的人都沒有。印象最深的是:每天重復著同一個動作:早起拉開窗簾,天黑合攏窗簾。每當傍晚關窗簾的時候,我經常在心裏問自己:"今天又是這麽毫無意義地過去啦?!明天會有啥盼望—–難道我的人生價值僅僅是目前這個樣子?"後半生就這麽毫無意義地走下去了嗎?想想自己就好比是一只折斷羽毛的禿尾巴鳥,既飛不起來,也走不多遠。這樣的苦悶既不能跟兒子說,也不能跟老公講。只有悄悄地往肚子裏咽。在後來的幾年裏,我又經歷了諸多的生活煩惱,件件讓我心緒不安。

真應了上帝的那句話:「人的盡頭是神的開始」。四年前在我人生跌入又一個低谷時,一對素不相識的夫婦在路邊散步時認識了我。其中的那位太太很坦率地告訴我:"我倆信耶穌基督,跟你談談有關信仰的事情你介意嗎?"(我一向遠離各種信仰,但這次卻出乎意料。)我的回答是:"不介意。"當他們邀請我去他們家坐坐時,我竟然絲毫沒猶豫就答應了,而且一聊就是幾個小時。更奇怪的是:我居然能聚精會神地聽著他們講福音,還感動地流下了眼淚。後來我們成了好朋友,是他們帶著我來到了這座教堂。從此,我開始了暫新的生活;來到了基督的世界裏;屬靈的新生命開始發芽、成長!

感謝主!是他一路陪伴著我邁過溝溝坎坎;是他"攙拉著我的手教我怎樣邁上一層層新生命的臺階。"感觸最深的是:神的每句話語都讓我眼前一亮。—「約翰福音10章10節」耶穌說: [ 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羅馬書5章8節」:[ 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馬太福音11章28節」:[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這些話語如同營養劑一樣滋潤著我,感動著我!每次主日崇拜結束回到家後就覺得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推動著我;每次牧者的講道都好像針對我講的,句句受用。

四年下來,數算一下神的恩典,最顯著的變化是:對生活的態度發生了改變。比如:抱怨的時候少啦,感恩滿足的時候多啦;平時生氣的時候少啦,樂觀積極的時候多啦;跟家人和親朋好友之間,理解的時候多了,埋怨的時候少了;尤其跟老公之間,做錯了事情時會說:"對不起!"啦;對物質的要求也降低啦(原來,追求品牌,不論買啥都看牌子);家人遇到麻煩時,焦慮不安的時候少啦。記得沒信主之前,只要兒子和老公一乘機外出心裏就開始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總覺得時間過的太慢。尤其要是趕上夜間那就慘啦!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胡思亂想,基本上他們飛多久,我就熬多久,直到收到平安落地消息才安心。神奇的是:信主之後,只要為他們的出行作了禱告心裏就及其平安,再沒有出現過因為他們"飛",我失眠的情況。有幾次,兒子外出到了地方後給我發過來信息抱平安,我才想起來:"夷!怎麽這麽快就到了哪?!"更誇張的是一次是:老公回國,到家後都好幾個小時後才發信息告訴我。我接到信息後才猛然想起,居然忘記打電話問平安了。當時老公在電話裏還跟我開玩笑說:"你一信耶穌就把我給甩啦!還問啥平安不平安呀?"我趕緊回敬他:"耶穌在你還沒起飛之前就已經通知我啦,說你沒事,一切平安!所以我一點兒都沒著急。"

說起平安,其實就是在特殊時刻,特別情況下不焦躁,不憂慮,保持平常心。比如:當面對(輕則):工作不順,升遷失敗,婚姻破裂,兒女不孝,經濟窘迫,財產受損;重則:生離死別,病魔纏身,不治之癥,天災人禍……等等。但是,當人們真正面對時又何常容易呢?!

人的承受能力畢竟有限,無數輕生自殺者有幾個是真正不想活了呢,還不是因承受不了,扛不下去的緣故。但當你成為上帝的兒女後,面臨這樣的困苦時可就大不相同了。下面說一說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個病患,我是怎麽面對的。

近幾年,我偶爾感覺右手寫字有障礙,有時候突然就不聽使喚了,看過奧克蘭的幾個專家也沒找出原因。前年,我回國做了一個詳細的腦部檢查後發現:腦部左側有一根血管因畸形供血不好,引起左側腦神經營養不良出現病變,所以造成右手的問題。神經科專家明確地告訴我:"是先天性的,不能開刀,目前沒有特效藥,也沒有治愈的可能。"就是說:如果再繼續惡化下去,面臨的不僅僅不能寫字的問題,也不能用筷子,甚至更多…..。這個消息對我這個靠手和嗓子"吃飯"的教師來說無疑是個不小的打擊。但感謝主!一年多過去了,我並沒有預想的那麽憂慮和不安。每當右手寫字失靈時,我就換用左手練習,盡管以後再也看不見曾經流暢漂亮的一手連筆字啦,但我不懊惱,因為我還有一個健康的左手;盡管左手寫出的字歪歪扭扭,但比起沒有四肢的—力克.胡哲,我已經很感恩!

有時候,我也會跟主內的姐妹們相約,彼此分享見證;彼此傾吐自己的軟弱。一次我跟好友說:"將來我可能就是殘疾人啦…。"她很會安慰人:給我出了一道題:—假如:有以下四種病:1.腿不能行走;2、眼睛看不見;3、右手不好使;4、長期睡眠不良。你選擇哪一個?"我立刻說:"還是選擇右手不好使吧,其余的更慘。"好友的回應是:"所以你只有感恩的份兒!"是呀!比起那些比我更不幸的,我真的只有感恩的份兒啦。

今天寫出這個見證,就是想證明給大家:這就是基督徒的福氣,不論你的苦難有多深;病況有多糟;有主賜的平安伴隨你,就沒有預想的那麽難過!在「馬太福音6章26節」說到:「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裏,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他,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在「馬太福音6章34節」說到:「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每當重溫這些話語時,都感覺是極大的平安!有了平安才會幸福。因為每時每刻再不會孤獨,有慈愛的天父那博大的愛在呵護著我們這些「勞苦擔重擔的人」,何苦再擔憂呢?記得小時候,奶奶會經常說:"老天爺不會餓死瞎家雀。"都活了半輩子也不懂是啥意思,信主之後才明白這句話的內在含義!